pcyyybbhhh520xmh(@夏旻晗文集咖)

༒爱丽✧٩(ˊᗜˋ*)و☞夏旻晗lov∈〆♡12只☜ ʚ团饭唯12ɞ😁我是行星饭夏旻晗😏cp:灿白灿兴😄初心鹿晗本命灿烈😁也是灿all党😝̨⃑'~༼

2《往后余生》姐弟恋+灿all/旻晗&曦儿

(二)往后住在一起了!

管家让厨师去买菜,然后准备晚餐,朴灿烈和朴宥拉这时才回来别墅休息。吴世勋已经在房间里睡着,不得不说这个床睡起来真的很舒服。

晚上六点半左右,吴亦凡来叫吴世勋起床吃饭:“世勋,该起床了,吃饭了!少爷和小姐已经回来了。”

“好,我现在就起来。”吴世勋马上就起床了,去洗了脸又整理了一下头发。

吴世勋跟着吴亦凡下来了,走到客厅时朴宥拉开口了:“休息的怎么样了?”这是吴世勋第一次看到朴灿烈,朴灿烈看着吴世勋默不作声,不过他有注意吴世勋的一举一动。

“休息的很好,床睡着很舒服。”吴世勋笑了一下,看了看朴宥拉身边的朴灿烈。

朴灿烈的眼睛好大,看的吴世勋心里发毛。

“那就好,开饭吧,管家上菜。”朴宥拉点点头。

“上菜。”吴亦凡吩咐下人上菜。

“吃饭也是大张旗鼓的。”吴世勋嘟囔了一句。

“菜上来了,吃吧,别客气,就当自己家里一样。”朴宥拉说道。其实从小到大朴宥拉就很喜欢自己这个弟弟。

“那…那我开动了。”吴世勋低头开始吃饭。

朴灿烈看了看吴世勋,他觉得吴世勋吃的不多,他自己到是吃了很多,大部分都是姐姐夹给自己的。

“我吃饱了。”吴世勋很快就放下了筷子。

“我也吃饱了。”朴灿烈开口。

朴灿烈的低音炮让吴世勋大吃一惊,朴宥拉笑着说道:“灿烈的声音是因为小时候吃了辣椒导致的,习惯了就没事了。”

“那么喜欢吃辣椒啊?”吴世勋点了点头:“那我可以回房间了吗?”

“嗯...你要是不想出去散散步,那就回房间继续休息,生活还是和平常一样,只是环境不同罢了。”朴宥拉说道,朴灿烈一向听话,就算是不喜欢也不会明说,只有姐姐朴宥拉知道弟弟的心思,明白弟弟的一举一动是什么意思。

“我不喜欢散步,那我先回房间了。”吴世勋又是回了房间,因为他不想过多和朴家的人接触,所以关上门后直接锁上了。

朴灿烈皱眉头,他不喜欢吴世勋这么不合群。

“姐姐,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一个人?他不孤独吗?”朴灿烈问道。

“可能还没适应,所以想一个人。”朴宥拉说道。

“还好我有姐姐和凡哥陪我,所以我很开心。”朴灿烈笑了。吴亦凡是之前老管家的孩子,吴家世世代代都是朴家的管家,所以吴亦凡就成了朴灿烈儿时最好的玩伴,除了姐姐,灿烈就只有和吴亦凡一起才会多说话。

“傻瓜,我是你姐姐当然陪着你,有事情随时来房间找我就好。”朴宥拉揉了揉朴灿烈头发。

“姐姐,为什么我一定要和那个吴世勋订婚?”朴灿烈到不是不喜欢吴世勋,就是不明白为什么。

“这是父母的安排,自然有他们的理由。”朴宥拉也不是很清楚具体是因为什么。

“我看好像很讨厌我的样子,是不是让他住进我们家这个决定太快了?”朴灿烈挑眉。

“不会,如果不让他住进来,迟早都会有这个阶段。”

“算了,还是叫凡哥陪我玩吧,姐姐你也很忙的。”朴灿烈点点头。

“好,有事来找我就好。”朴宥拉吃完饭先去处理一些事情。

吴亦凡看着朴灿烈:“少爷,您想玩什么。”

“凡哥,还是叫我灿烈吧,天天叫少爷不好听!”朴灿烈和吴亦凡坐在客厅聊天,朴宥拉先回去处理事情了,她明天也还要上班。

“灿烈啊,世勋其实很好相处,不过现在不熟悉才会这样。”

“是吗?他似乎不喜欢我呢!”

“你不是也一样不喜欢他。”吴亦凡说道。

“我没有不喜欢他,我只是不了解他,他都不愿意和我说话,他只是和姐姐说话。”朴灿烈撇撇嘴。

“你也没去找过他,其实今天可以是你去找他的,你却让你姐姐去了。”

“我以为他不好相处,毕竟听说他很讨厌娃娃亲。”朴灿烈一脸郁闷,是自己错了嘛?







未完待续


1《往后余生》姐弟恋+灿all/旻晗&曦儿

(一)余生注定的人!


高中生的生活或许总是忙忙碌碌的,但对于高二的吴世勋已经成了习惯,也就不觉得累了。吴世勋是家里的独苗,可是和他家门当户对的朴家,父母给他们两家定了娃娃亲。朴家有一子一女,女生比世勋大,男生也比世勋大,这样的娃娃亲,吴世勋也是很无奈的。

“根本没有问过我的意见,就定了这门亲事。”不过事情过去这么多年没再被提起吴世勋也就渐渐淡忘了。高中三年吴世勋安安稳稳的过去了,可是大学一开始就变得鸡犬不宁了...

吴世勋进入大学后生活突然就不像高中那样了,一个原因就是父母提起娃娃亲的事情,说要两个人先订婚。要吴世勋突然面对一个陌生人,还要和陌生人订婚,吴世勋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。而且父母还要求订婚后两个人要搬到一起去住,吴世勋当然也反驳了,不过丝毫作用都没有起到。

订婚的日子一天天逼近,在学校上课的吴世勋变得昏昏欲睡,他常常睡不着,不知道对方会是什么样的人。

订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,而且还办的很隆重,不过吴世勋一点也开心不起来。吴世勋想逃婚,没想到他刚刚离开家里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。

“谁呀,不要挡着我的路。”

“你怎么回事?”来者是朴家大小姐朴宥拉。

“不怎么回事,你是谁,我又不认识。”

“我叫朴宥拉,灿烈的姐姐。”朴宥拉看着挺漂亮的,吴世勋瞬间愣住了。

“那…你来做什么的,我不订婚也不结婚。”

“我明白,灿烈也不想订婚。”朴宥拉点点头,觉得吴世勋挺直白的,看着挺不错的,想让灿烈考虑考虑。

“既然只是父母的意愿,我们不了解不喜欢对方也没有订婚的必要。”

“对,所以我和灿烈是这么想的,你直接来住我们家,这些仪式就免了,也免了七大姑八大姨的议论,也免了我们双方父母唠叨,父母给灿烈准备了别墅,你可以住那里没人打扰。”朴宥拉眨眨眼睛点点头继续说道。

“但不可以打扰对方的生活。”吴世勋想了想说道。

“明白,灿烈不爱说话,几乎都在自己房间的,我也只是偶尔来看看灿烈和你,所以你是答应了?”朴宥拉问道。

“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答应吧,什么时候去?”

“下午,我会开车来接你,你准备好东西,好好收拾一下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吴世勋叹口气回去整理东西了。吴世勋在整理东西,父母有看到没有说什么,他们就是希望世勋可以进朴家。

吴世勋整理好东西后又在家吃了顿午饭,下午就见到朴宥拉来了。朴宥拉带着吴世勋离开了吴家,父母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,反正所有的事情都在计划当中...

吴世勋不清楚父母的计划,跟着朴宥拉去了朴家。朴宥拉开车技术真好,吴世勋在车上都睡着了,到了别墅外的停车场后,管家吴亦凡替吴世勋先拿了行李箱去房间。吴世勋是被朴宥拉叫醒的,就马上下了车:“真豪华。”

“行李箱管家已经拿去房间了,你赶紧去休息吧,晚上一起吃个饭,以后就各子自己解决晚饭。”朴宥拉一脸认真。

“好,我明白了。那我住在哪个房间?”

“进屋,管家会带你去房间的。走了,晚餐时间再见。”朴宥拉说完放下吴世勋先下面走了。吴世勋点点头到房子里就看到了吴亦凡:“有钱人的生活。”

“你好,吴世勋先生,我是这里的管家,我叫吴亦凡。”吴亦凡看着吴世勋微微一笑,看起来真的太吸引人。

“叫我吴世勋吧。”吴世勋还不能习惯,觉得这样有些压抑。

“那叫世勋可以吗?”吴亦凡又是微笑,吴世勋眨眨眼睛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吴世勋笑了一下:“就当做来这里体验富人的生活吧 ”

“其实少爷小姐人都很好,你可以放心在这里生活。”吴亦凡开口。

“让我和他订婚啊,一个陌生人,还好只是走个形式。”

“以后你就会明白了,世勋楼上请吧,你可以先洗澡,然后睡一觉,饭点我会叫你的。”吴亦凡送吴世勋去了房间,自己去客厅继续打扫卫生。

“好,那我,先去休息了。”吴世勋简单的整理一下东西洗了澡就睡了一觉。







未完待续


《感恩系列之一恩上恩》灿白文/夏旻晗&SRN

夏旻晗文集咖:

○——(1)
  朴灿烈从出生开始就患有小儿麻痹,随着渐渐长大智商却还像几岁的孩子,因为这个也遭到父母的嫌弃。被抛弃后的朴灿烈虽然身体有缺陷,但是也不是傻子,至少他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,可是他没钱,他想上学,所以只能要饭。
  朴灿烈每天都在一个路口坐着,可是每天要到的钱只能够填饱肚子,很难存起来钱。边伯贤世界大品牌企业老总,拥有过亿资产,身价百万,是无数人都梦寐以求的理想型。
  朴灿烈拿着一个包子吃,这是一个路过的人给自己的。朴灿烈就这么没日没夜的要饭,突然有一天遇到了一个很可爱的男人,他拥有一对下垂眼,很好看。
  朴灿烈拉住了他的裤腿:“可以给我一点钱吗?我好饿。”
  “把我的包给我。”边伯贤对身边的保镖说道,保镖把钱包递给边伯贤,边伯贤给了朴灿烈几十块钱,“早点回家吧~”
  朴灿烈接过钱放在面前的碗里看着边伯贤笑了:“谢…谢谢。”
  边伯贤笑笑走开了,可是他站起来突然有些头晕,他感觉看不清东西。朴灿烈一直看着边伯贤,直至边伯贤离开也一直坐着没有离开。边伯贤准备去医院检查检查,伯贤不想再提眼睛的事情,于是摇摇头就去了附近的超市。
  朴灿烈依旧在这里坐着不走,因为没有地方可以去,看着零零星星路过的人,想要找到那个给自己钱得好心人。
  “哥...哥...谢谢你...”朴灿烈看到边伯贤又来了。伯贤买了东西又回来看伯贤,然后蹲下来看着灿烈,“哥...哥...谢谢你...”朴灿烈看到边伯贤又来了。
  “还没走啊?来,这个给你,你一袋我一袋,快回家吧,感觉快要下雨了。”伯贤谢谢说道。伯贤和保镖上了私家车,保镖问:“无缘无故干嘛给他钱?万一是骗子怎么办?”
  “你没有看到他有病吗?如果是一个健健康康的人,我也不会帮他。还是再有能力的时间里,多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吧~”伯贤说道。
  ......
  朴灿烈抱着这一袋零食,拿着自己要到的钱去了一个地下桥,除了要钱时都是在这里呆着的。
  几天后,伯贤再次看到朴灿烈在要饭,于是有给了他几百块,保镖看着伯贤:“也太多了吧!”
  “别废话。”伯贤心甘情愿给的。
  伯贤每次都会给灿烈一些钱,直到有一天,只有伯贤的保镖路过这里:“那...那个哥...哥...呢?”
  “你再也看不到你哥哥了,他的眼睛坏了。”保镖看着伯贤说道。
  “哥哥…眼睛…怎么了?”朴灿烈听了很着急。
  “你自己去医院看吧。”保镖不想和朴灿烈多解释。
  
  ○○——(2)
  朴灿烈拿着自己的钱找到了医院:“找…哥哥。”可是朴灿烈不知道边伯贤的名字:“哥哥眼睛…不好。”
  “是不是那位边总?他的眼角膜出了问题,需要换一个。”前台护士看着朴灿烈说道。
  “用…我的,不要让…哥哥知道。”朴灿烈点点头,因为边伯贤总是帮助自己,所以朴灿烈也要帮助边伯贤。
  “好,马上给你安排。”护士马上安排了医生进手术室准备。
  朴灿烈进了手术室,边伯贤也进了手术室...
  两个月后,边伯贤终于重见光明了,他很开心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回忆....
  “你的运气很好,有人愿意捐献眼角膜给你。”医生说道。
  “真的吗?太感谢了!谢谢!谢谢!”伯贤笑着说道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回忆结束。
  朴灿烈依旧在街角的位置坐着,和往常不同的事眼睛上裹着厚厚的纱布,听到有脚步声时还是说着同样的话:“给…点钱吧。”
  “你...你怎么这么傻?”边伯贤很心疼,觉得他很傻,他想养他一辈子。
  “我也想…帮哥哥。”朴灿烈摸索着拉住边伯贤的手。
  “你真的帮到我了,所以现在我养你,告诉我你家在哪?还有你的家人呢?”边伯贤眼睛红红的问道。
  “没有家,不知道…家人…在哪里。”朴灿烈摇摇头,出声不久后就被抛弃,那时还根本没有记事。
  “怎么会...”伯贤不知道原来他没有家人,一直都是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在天桥下。
  “因为…生病…被丢掉了。”朴灿烈低着头说道。
  “以后哥哥养你好不好?”伯贤看着灿烈说道。
  “不用…住天…桥了吗?”朴灿烈点点头笑了。
  “不用了,那些东西也不要了,跟哥哥回家,以后哥哥每天给你带礼物。”伯贤说道,他一定会好好的报答朴灿烈的救命之恩。
  朴灿烈拉着边伯贤的手慢慢走着,往边伯贤家的方向走去:“哥哥,可以…教我学…知识吗?想上学。”
  “好,先治好你的病,哥哥会给你找到好的眼角膜,再教你学习知识好不好?”边伯贤说道。
  “好,谢谢…哥哥。”朴灿烈点了点头,抬起手摸了摸边伯贤的脸:“眼睛…真的…好了吗?”
  “对,哥哥眼睛好了,哥哥以后会一直看着你。”
  朴灿烈开心的笑了:“哥哥…帮助我,我也…帮了哥哥。”
  “嗯嗯。我们走吧,回家。”边伯贤扶着朴灿烈走了,带他去自己的别墅,并没有回自己父母的家。
  朴灿烈握着边伯贤得手走着,听到开门声:“到了…吗?”
  “快了。”边伯贤笑着说道。
  朴灿烈点点头站着:“哥哥…家里…漂亮吗?”
  “很大很漂亮。”伯贤回答,私家车进入一个郊外的停车场,这栋别墅是伯贤个人存款购买,与商业用款无任何关系。
  
  ○○○——(3)
  朴灿烈点点头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:“哥哥,扶我…一下。”
  “来,慢一点,小心头。”边伯贤小心翼翼的扶着朴灿烈的手让他下车。朴灿烈慢慢的下了车拉着边伯贤的手慢慢走着:“哥哥,你叫…什么名字?”
  “边伯贤,你呢?”边伯贤带着朴灿烈进了别墅。
  “朴灿烈。”朴灿烈只知道父母给自己起的名字是这个,被丢掉时衣服口袋里塞着写有自己名字的纸条。
  “灿烈...”边伯贤笑着开口念着。朴灿烈把那张已经破旧的纸条拿出来:“这样…写的。”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边伯贤接过纸条放进兜里。朴灿烈进了边伯贤的别墅后,边伯贤马上吩咐佣人给朴灿烈洗澡。
  “自己洗。”朴灿烈本来想自己洗,可是眼睛看不到不方便还是让佣人帮忙了,但很不适应。虽然不适应,但是朴灿烈现在看不见,也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自己。
  洗了澡后佣人也给朴灿烈换上边伯贤准备的衣服。朴灿烈长的真是不错,只是之前一直脏兮兮的...
  朴灿烈也很久没有这么舒舒服服得洗澡,洗干净后被佣人带去找边伯贤。“嗯...来...我带你去吃饭。”边伯贤看到朴灿烈的容颜一脸惊讶,连说话都迟疑了一下下,好在灿烈看不见,伯贤马上反应过来了。
  “哥哥,今天…吃什么?”朴灿烈已经习惯每天吃馒头或者包子了,因为想要存起来一点点钱,特别是眼睛看不到后买东西更是不方便。
  “很多,说不清楚哦,你要不要都尝尝?”边伯贤开心说道,然后想喂灿烈吃东西。
  “好,可是…我看不到。”朴灿烈说道:“可以…喂我吗?”
  “当然没问题。”边伯贤求之不得,这么好看的人,被亲人抛弃,又因为我失去了宝贵的双眼,真的很让人心疼他。朴灿烈笑了笑闻着面前的饭菜味就很香,肚子也就“咕咕”的叫了几下。
  朴灿烈看着边伯贤微微一笑,这个笑容真的很迷人,边伯贤觉得认识朴灿烈挺值得的。伯贤细心的喂东西给灿烈吃,灿烈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佳肴。
  “好吃。”朴灿烈这一顿吃了许多,也许是因为没有吃过的关系,吃饱了心情也特别好。
  “你先在这里休息,我让人去找医生。”伯贤说道。
  “好,哥哥…去吧。”朴灿烈点点头。
  “乖乖的等我一下。”边伯贤笑眯眯的揉揉灿烈的脑袋,然后突然感觉哪里怪怪的。
  
  ○○○○——(4)
  朴灿烈趴在桌子上,一直都不愿意把纱布拿下来,就是因为觉得不好看。
  “来,跟我一起走,我带你去理发店理发。”边伯贤最后决定,还是要带上灿烈一起出门。
  “理发店?我吗?”朴灿烈扶着桌子站起来又拉住了边伯贤得手。边伯贤的手感真的很好,皮肤真好,手真的感觉很滑很嫩。
  “哥哥…皮肤真好。”朴灿烈指腹摸了摸边伯贤手背。
  “对,快。”边伯贤的手感真的很好,皮肤真好,手真的感觉很滑很嫩。
  “哥哥…皮肤真好。”朴灿烈指腹摸了摸边伯贤手背。
  “那个...上车吧,乖~”边伯贤开开心心带着朴灿烈出门了。朴灿烈坐在后座上,安安静静的坐着,因为确实没有什么事可以做。
  先带朴灿烈去理发,在带他去商场买衣服,边伯贤一个大男人看着都要招架不住了。朴灿烈天生的衣服架子,穿衣服理什么发型都这么帅,真的可以迷死一大把妹子!
  朴灿烈不过是因为一直没打扮过才会看起来邋邋遢遢的,现在唯独的缺点就是眼睛看不到和不懂知识不认字。看着朴灿烈,边伯贤一点点拆开他脸上的纱布,他真的很帅很帅!
  朴灿烈抓住了边伯贤的手腕:“可以…不要…拿掉吗?”
  “你要相信我,我不会害你的。”
  朴灿烈微微的点头,虽然拿掉了纱布还是一直闭着眼睛。“你长得......”边伯贤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了,其他路过的男男女女也看着朴灿烈一直夸。
  “你长得......”边伯贤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了,其他路过的男男女女也看着朴灿烈一直夸。
  “怎么了?”朴灿烈松开了手,本来一直握着边伯贤手腕呢:“哥哥,走吧。”
  “前面,小心。”边伯贤说道。
  朴灿烈摸索着慢慢走,还是会很不习惯看不见的生活。朴灿烈摸索着慢慢走,还是会很不习惯看不见的生活。
  “傻瓜,就算别人认为你是瞎子,我也不会嫌弃你的。”
  “没关系的。”朴灿烈摇摇头:“帮到…哥哥…就开心。”
  边伯贤点点头扶着朴灿烈离开商场,然后带着灿烈去医院见医生。朴灿烈闻到消毒水的味道就知道来了医院:“哥哥…”
  “灿烈,不要怕,有我在。”伯贤看着灿烈,然后拍拍朴灿烈的手臂。
  “我不怕。”朴灿烈摇摇头,还是拉着伯贤得手。医生给朴灿烈检查了眼睛,然后说道:“只有找到眼角膜,换上就没问题了。”
  “可是…眼角膜…不好找。”朴灿烈微微点头。
  “再等等吧。”边伯贤说道。朴灿烈拉住了边伯贤得手:“哥哥,回去吧。”
  “那就麻烦医生了,有眼角膜马上通知我们。”伯贤说道,医生点点头。
  “好,我们回家吧。”伯贤说完,带着灿烈离开了医院。朴灿烈很不喜欢医院的味道,上次就是为了帮边伯贤才来的,虽然这次是为了自己。
  “不用担心,一定会有的。”伯贤鼓励道。
  “哥哥,没关系。”朴灿烈笑了一下跟着边伯贤走。
  “不,我一定会让你重见光明。”边伯贤想看灿烈睁开眼睛的样子。朴灿烈突然又是傻笑,看着边伯贤点点头。朴灿烈揉了揉自己头发:“哥哥,我想…吃包子…”
  “哥哥带你去吃蛋糕吧~”边伯贤笑笑。
  “好啊。”朴灿烈还从来没有过过生日,所以也就没有吃过蛋糕,很多好吃的没有吃过。
  
  ○○○○○——(5)
  边伯贤开心的带着朴灿烈去了甜品店,点了奶茶和起司蛋糕,这里的香味让朴灿烈的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伯贤扭头看到灿烈吞咽时的喉结,忍不住又和女人一样犯花痴。
  朴灿烈想要赶紧尝尝看,就拉住了边伯贤得手:“哥哥,喂我…”
  “来,张嘴~啊!”边伯贤笑眯眯的给朴灿烈喂蛋糕。朴灿烈张开嘴吃了一口蛋糕,还舔舔嘴唇:“好吃。”
  “来,再喝点奶茶~”边伯贤又递给朴灿烈奶茶喝。朴灿烈拿着奶茶的杯子摸到吸管后放在嘴边喝了一口:“很好喝~”
  “嗯(⊙_⊙)”边伯贤看着朴灿烈有点脸红。
  “哥哥,你喝…一口。”朴灿烈握着奶茶杯子说着。
  “我?你确定要我喝?”边伯贤大吃一惊,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。
  “是啊。”朴灿烈点点头,因为觉得好喝所以想让边伯贤也喝点。
  “好,我也尝尝。”边伯贤点点头,接过奶茶开心的喝着。
  朴灿烈安安静静的坐着,打个哈欠等着边伯贤喝完,很喜欢现在的这种生活...也喜欢边伯贤这个人的出现...
  边伯贤...
  边伯贤...
  朴灿烈笑笑,他回忆着之前还看得见的时候,看过他的样子,边伯贤的长相很可爱,很特别,很讨人喜欢...
  朴灿烈开心的笑着,等边伯贤吃完以后拉着他的手跟着离开:“哥哥,现在要去哪啊?”
  “灿烈,哥哥带着你去好玩的地方怎么样?”虽然知道灿烈目前看不见,但是边伯贤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。
  “好,要去…哪里啊?”朴灿烈微微点头,慢慢的跟着边伯贤走。
  “带你去玩儿,我私人常常去的娱乐场所。”边伯贤一脸腹黑的说道。
  “嗯,好啊。”朴灿烈点点头握紧边伯贤得手。
  边伯贤带朴灿烈去了酒吧,酒吧里吵吵闹闹人山人海,朴灿烈感觉自己有些不适合在这种地方出现,可是所以都以为朴灿烈的英俊的容貌惊呆了!
  “这里…好吵。”朴灿烈揉了揉耳朵,不自觉的握紧边伯贤得手。
  “别怕,灿烈,你要相信你是最棒的,以你的长相根本不需要自卑。”边伯贤说道。朴灿烈还没有来过这么热闹的地方,所以才会不适应,听了边伯贤的话点点头。边伯贤自然是拐骗朴灿烈来酒吧做坏事的,先灌醉朴灿烈,朴灿烈根本不会喝酒,所以很容易醉。
  
  ○○○○○○——(6)
  呆了好一会朴灿烈才适应这个环环境,跟着边伯贤一起坐下。朴灿烈完全适应酒吧时,自己已经酩酊大醉,边伯贤自然是高兴极了,他早就想独霸朴灿烈的一切。朴灿烈也被边伯贤喂了不少酒,也醉醺醺的靠在沙发上,第一次喝酒真的很不习惯。
  边伯贤扶着朴灿烈去了包间,他把自己送给了朴灿烈。朴灿烈喝醉了但对这件事有着断断续续的印象,还是记得一些的。当人踏上极乐之旅时,就会随心所欲...
  后来两个人就在包间里面睡着,衣服也乱七八糟的在地上丢着。
  早上边伯贤醒来时,朴灿烈已经醒了,他已经自己穿上衣服和裤子,他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。
  “哥哥,回家…吧。”朴灿烈摸索着拉住边伯贤得手。眼盲心不盲的灿烈闭口不提昨晚的事,他不想和边伯贤闹僵。
  “好,哥哥收拾一下自己就带你回家。”边伯贤眨眨眼睛说道。
  “好。”朴灿烈点点头安静的坐着,等边伯贤收拾着,半个小时后...
  朴灿烈小心翼翼问道:“好了……吗?”
  “灿烈,哥哥的腰...不舒服,你能不能帮我揉揉?”伯贤再灿烈开口问之后才说道。
  “那…来趴在…我旁边。”朴灿烈微微点头,等边伯贤趴好后轻轻的给他揉腰。边伯贤就这么看着朴灿烈,他这辈子都不会让朴灿烈离开自己,他只要朴灿烈一个人!
  十分钟后朴灿烈才拿开手:“哥哥,好点…了吗?”
  “嗯,谢谢灿烈,我们回家吧。”边伯贤笑眯眯的点点头,牵着灿烈的手说道。朴灿烈低着头慢吞吞的走着,一直到家才开口说话:“我想洗澡…”
  “好,我给你洗吧,反正我也想洗个澡。”边伯贤马上点点头回答灿烈说道。灿烈直接被伯贤拉着去了浴室,脱下身上的衣服找到浴缸的位置坐下。朴灿烈有些变扭,但是没有说什么,边伯贤也没有再提起...
  一个多月后,一位八十岁的孤独老人病逝,他死前把遗体捐给了医院,所以朴灿烈终于有机会复明了。
  医生联系了边伯贤,说让边伯贤带着朴灿烈来医院。边伯贤欢喜的不得了,赶紧就催促朴灿烈赶紧换衣服去医院,他已经叫医生马上准备手术了!
  朴灿烈被边伯贤带去医院,又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:“怎么…又来了?”
  “有眼角膜了,你可以移植眼角膜了!”边伯贤兴奋的说道,然后推着朴灿烈进了手术室~
  朴灿烈点点头笑了,因为终于能再次看到边伯贤而开心。
  
  ○○○○○○○——(7)
  手术进行了三四个小时才结束,结束后医生告诉边伯贤,朴灿烈因为手术中出了一点点意外,可能会有失忆的情况出现。朴灿烈还在睡着,麻药的药效还没有消退,还要等一个小时左右才会醒...
  朴灿烈没有很快醒来,麻醉药过了时间也没有醒来的迹象。医生在一小时后见朴灿烈还没醒,就又给朴灿烈做检查。不知道怎么回事,朴灿烈就是不愿意睁开眼睛,边伯贤急了!
  “再等等看吧。”医生也查不到原因:“他还有其他病没有?”
  “没有。”医生摇摇头。
  “再等等看吧。”医生也查不到原因:“他还有其他病没有?”
  “没有。”医生摇摇头。
  “也许是麻药还没消退的关系,不要着急,住院观察一下吧。”
  “那你留下照顾病人吧,希望他能够早日苏醒。”医生说道。医生去忙其他病人的事情了。
  朴灿烈依旧在病床上躺着没有要醒来的意思。边伯贤看着朴灿烈皱眉头,他希望灿烈快点醒来,他想和灿烈在一起。
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在这天天黑时朴灿烈的眼皮才动了动看起来是要醒了。但是灿烈依旧没有睁开眼睛,边伯贤看着朴灿烈的眼睛,忍不住轻轻的吻了上去...
  朴灿烈已经能感觉到,可是就是睁不开演,意识已经有些清醒了,他还记得边伯贤,他很开心,他知道他的伯贤哥哥喜欢自己。
  “灿烈,你醒醒好吗?”边伯贤看着朴灿烈落泪了。
  朴灿烈很努力的想要睁开眼醒来,所以眼皮一直在动在努力着,他终于可以看到伯贤哥哥了!
  “哥哥...”朴灿烈看到了!他看到边伯贤了!那个可爱的男人!
  “太好了!你看见了!你看见了!”边伯贤一激动就嚷嚷。
  “哥哥...小声...点...”朴灿烈很无奈。
  “嘿嘿~”边伯贤赶紧坐下来安安静静捂着嘴。
  朴灿烈轻轻的小心翼翼的把边伯贤搂进怀里:“哥哥,我…没事…了。”朴灿烈又休息了几天,然后拉着边伯贤得手办了出院手续要回家,这次是带着边伯贤走,而不是在后面跟着边伯贤了。
  看来报恩,也能抱得美男归啊!~~~
  
  .
  .
  .
  
  END.灿白

《感恩系列之二好日子》牛灿文/夏旻晗&曦儿

夏旻晗文集咖:

『上』
  手术室的灯依然亮着,门外的人在焦急的等待,大约一个小时后传来了孩子断断续续的啼哭声。两个小孩子一起出生了,两个都父母都是有钱人,而且关系也很好,本来想如果生了一男一女就联姻,结果两个孩子都是带把的...
  可是其中一个小孩似乎是不太健康,和普通的孩子不太一样,出生时瘦瘦小小的。那个健康的孩子叫吴亦凡,父母带走了吴亦凡。
  医生告诉了朴灿烈的父母他的情况,说孩子长大后可能也会是这样。朴家不想放弃这个孩子,这个孩子那么可爱,他是无辜的,他想来这个世界看一看,谁都不能剥夺他的权力。
  朴灿烈被带回家去了,朴父朴母很认真的照顾着朴灿烈,不过却更辛苦。最后朴家为了这个孩子,散尽家产,弄的公司破产,一家人流落街头,但是他们有骨气,没有求吴家。
  这时朴灿烈已经快四岁了,可是还不会讲话,学了很久也才学会叫爸爸妈妈。朴灿烈的童年还算可以,可是在他16岁时,父母就病死了。
  朴灿烈的情况根本没有能力养活自己,而且也没有钱上学会的一点知识也都是父母教的,朴灿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守着父母的尸体。好心人帮了朴灿烈一把,把灿烈的父母简简单单下了葬,傻乎乎的灿烈只是看着,守了坟头几日,饿的没办法只能去要饭。
  第一天朴灿烈只要到了几块钱,就拿着这些钱去买东西吃。买了几个馒头,朴灿烈就在坟堆里过夜。朴灿烈坐下来低头吃着馒头,虽然朴灿烈傻傻的可还是知道父母不会再来陪自己了,最后还是忍不住落泪。眼泪汪汪的朴灿烈看着很委屈,他到底做错了什么?
  朴灿烈吃了一个馒头后躺在父母的墓旁边,哭累了就这样睡着。其实朴灿烈没有坐错什么,只是他的好日子还没有到而已。
  第二天太阳出来时朴灿烈就醒了,又找了地方坐着还要继续要饭的生活。朴灿烈每天都在一个路口坐着,可是每天要到的钱只能够填饱肚子,很难存起来钱。朴灿烈每天都吃馒头,虽然不喜欢吃可是没更多钱买其他东西。
  朴灿烈就这么没日没夜的要饭,突然有一天遇到了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,他拥有一张漫画人物般的脸庞。
  朴灿烈拉住了他的裤腿:“能施舍点儿钱吗?我好饿...”朴灿烈今天还没有要到一点钱,所以到现在还饿着肚子。吴亦凡低头和他的手下一起看着朴灿烈,吴亦凡笑笑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我叫朴灿烈。”朴灿烈松开了手,因为自己的手脏怕弄脏吴亦凡的衣服。
  “朴灿烈?名字怎么感觉那么耳熟?”吴亦凡撇撇嘴,怎么看都很有型。
  “可以给我点钱吗?帮我买几个馒头也好。”朴灿烈低着头。
  
  『中』
  吴亦凡眨眨眼睛,本来是不想给的,但是看了看朴灿烈犹豫了一下眨眨眼睛,慢慢等从西装上衣内测口袋里拿出钱给了朴灿烈。
  朴灿烈看到吴亦凡拿出了许多钱:“谢谢,谢谢给我那么多钱。”吴亦凡笑笑挥挥手,手下回头看了看朴灿烈,觉得朴灿烈傻乎乎的,不值得给那么多钱。
  朴灿烈拿着钱去买了一个汉堡包来吃,已经很久没吃肉就吃的特别香,这个汉堡包朴灿烈分了两次才舍得吃完。后来朴灿烈还是每天都去买馒头吃,也每天都在一样的位置坐着。
  朴灿烈每天都是歪着脑袋看着熙熙攘攘路过的人群,好心人真的没有几个。朴灿烈坐累了就躺在路边,不过因为时间长没换衣服身上都脏兮兮的要命。朴灿烈要饭的纸箱子还被风刮跑多次...
  朴灿烈晚上又回到父母的坟前,很怀念过去的生活,虽然也没有钱但至少还有父母陪着自己。朴灿烈一脸无奈,他只能这样过日子。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朴灿烈也要过十七岁的生日了。那天,吴亦凡又来了,这次他是一个人来的,他低头看着朴灿烈...
  “好久不见…”朴灿烈对吴亦凡的印象很深,因为只有吴亦凡给自己的钱最多。
  “怎么还在?”吴亦凡看着朴灿烈问道。
  “因为我…我要...要钱啊...”朴灿烈低着头说道。
  “上次给了你十几张百元大钞...”吴亦凡蹲下来看着朴灿烈,突然感觉视线迷迷糊糊的。
  “那些不能都花完,我还有用的。”朴灿烈还想找地方好好的把父母埋葬,而且还想学知识。
  “你....”吴亦凡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晕倒了。
  “怎么了?”朴灿烈推了推吴亦凡:“醒醒~~~”
  朴灿烈见吴亦凡没有反应,马上喊人报警了,最后吴亦凡被送去了医院,朴灿烈也跟着一起去了。朴灿烈知道吴亦凡是好人,所以他问了医生吴亦凡的情况,医生说吴亦凡瞎了,再也看不见了,朴灿烈给吓傻了...
  “那…怎么才能再看到?”朴灿烈问道。
  “换眼角膜,不过眼角膜难求。”医生说道。
  “那…用我的吧。”朴灿烈想了一会说道。
  “你确定,没了眼角膜,你就看不见了。”医生让朴灿烈想清楚。
  “我每天几乎哪里都不去,看不到也没关系的吧。”朴灿烈除了去买馒头时几乎都在路边坐着。
  “你看着也还是个年轻人,看不见了多可惜。”医生摇摇头,不希望朴灿烈这么冲动。
  “没关系,我想帮他。”朴灿烈摇摇头。
  “好,那我马上安排,你跟我去医疗室化验...”医生点点头,也不继续阻拦朴灿烈了。朴灿烈点点头跟着医生去化验,这次很确定自己想要帮助吴亦凡。
  
  『下』
  帮助了吴亦凡他才感觉开心,所以吴亦凡得到了眼角膜,他就能看见了。手术结束后朴灿烈因为麻药还没有醒,眼睛也被医生用纱布裹住。
  院方通知了吴亦凡的家人,他们很快就来了,朴灿烈就被医生和护士给遗忘了。朴灿烈在麻药消退后才醒过来,可是眼睛突然看不到什么事情都做不了。后来朴灿烈就在医院或者蹲在医院门口要饭。
  吴亦凡在医院住了一个月终于可以下床出院了,他才看到朴灿烈在医院要饭,很多人嫌弃他,觉得他是神经病。朴灿烈低着头无所事事,原来还可以看看过往的路人,现在只能低着头发呆,或者躺在地上睡觉。
  “朴灿烈!你站住!”吴亦凡喊道。朴灿烈听到了吴亦凡的声音:“怎…怎么了?”
  “站着别动!我过来~”吴亦凡看到了朴灿烈眼睛上的一圈纱布。朴灿烈点点头在原地站着,等着吴亦凡过来。
  “是不是你把眼角膜给我了?”
  “是。”
  “你是不是傻掉了?”
  “对。”
  “你真是....”
  “很傻吗?但是我觉得值得。”
  “朴灿烈!”吴亦凡一脸严肃,可惜朴灿烈看不到。
  “干嘛?”朴灿烈一脸郁闷。
  “跟我走,以后你就是我的...人。”我的恩人,我的爱人~ 吴亦凡说着声音突然就轻了。
  “你的....人吗?”朴灿烈迟疑了一下:“我配不上你的。”
  “配不配我说了算!”吴亦凡很霸道。
  “不!”朴灿烈摇摇头。
  “信不信我扛你回家?”
  “不要碰我!”朴灿烈后退。
  “你跑不掉的!你看不见!”吴亦凡不管别人怎么看,反正朴灿烈他要定了。
  “我不要,我真的配不上你。”朴灿烈摇摇头后退着拉开和吴亦凡间的距离。
  “朴灿烈,你再继续退后就要撞到人了!”吴亦凡马上说道,朴灿烈一紧张就往前走了,然后就突然被一个怀抱环住自己的身子。朴灿烈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:“不要,我身上脏。”
  “我不觉得你脏,如果你觉得自己脏,那么你给我的眼角膜也是脏的吗?”吴亦凡问道。
  “不是这样的,眼角膜不一样。”朴灿烈赶紧摇摇头。
  “乖,走吧。”吴亦凡揉揉灿烈脑袋,牵着灿烈的手把他拐回家了。
  朴灿烈握着吴亦凡得手回了家,虽然眼睛看不到但还是很喜欢吴亦凡的,不过刚开始觉得自己配不上才躲开,他不知道吴亦凡已经发现他的身份,这样的长相可不是普通人家有的哦!~
  
  .
  .
  .
  
  END.牛灿